一辆丽都的马车驰过徐州清晨的街道,赶车人脸庞不清。血色遮帘火相通在一幢幢衡宇店面掠过,不知内里坐着何人。有时从遮帘边缝显示机灵窥测的眼睛,好似是少女的眼睛。每遇巡哨街道的同样是急驰的曹军骑兵,遮帘就会一下密闭。 威武的少年将军曹丕戴盔穿甲在众将领蜂拥下骑马急驰而来。当他们追上红帘马车时,曹丕扫了一眼那密闭的红遮帘。追事后他又转头一瞥,红遮帘恰揭开一缝,他与一双眼睛刹时一个对视,车帘倏然密闭,曹丕也骑马迅即而过。 曹丕一队人马急驰到徐州城内的一座豪府,门前警觉森严,军士如狼似虎。 曹丕翻身下马,警觉将士向其行礼。曹丕将马缰绳交给警觉,带人急仓促踏阶而上。忽听嗖一声,一道冷光从他身边掠过;他迅疾一闪,一支短箭钉在大门门柱上。曹丕急转头,见红遮帘马车在死后街道急驰而过。他一指马车,发令:“追!”几个将士上马追去。曹丕上前,伸手从门柱上拔箭,一惊,没想到箭钉得这样死。再狠使劲拔下,挖掘箭杆穿系着一团绢巾,取下掀开一看,神情顿变。他机灵扫视了一下街道,将箭与绢巾拿在手中,仓促大步进了曹操的行辕。 曹操正坐在议事大厅听幕僚及将领们禀报战况。战将许褚刚讲完退却,另一战将李典出列道:“启禀丞相——”曹丕已风风火火进来扑拜在地:“父亲大人,有刺客!”说着将短箭与绢巾一并呈上。曹操取过短箭看了看,又掀开绢巾,上面写着两个赤红大字:“诛曹”。他捏着短箭转着看了看,冷冷地问:“刺客呢?”曹丕说:“未及看清,箭从儿死后射来,急转头只见一辆血色遮帘马车一掠而过,儿已派人去追。父亲,今日这欢送颜面,您仍旧不露面为好。”曹操哼了一声,含威不露、一字一句说道:“徐州拿下了。吕布翦除了。大功乐成了。布密告出了。我今日要亲率雄师并刘备等人奏凯许都,全徐州匹夫将夹道欢送,我不退场,行吗?欢送谁?” “父亲大人——”曹丕还要劝告。 曹操略一挥手:“自古以还攻心为上,今日一支暗箭,攻曹操之心胜过攻曹操之军。我若怯阵,岂不正长了彼之志气,灭了我之威风?再说,刺客真要谋杀,倒不愿定发此通告。”他颠了颠手中短箭与绢巾,一并递给控制任大祖传看。曹丕紧接曹操话说:“——发此通告也绝非不想真的谋杀。”曹操瞥了儿子一眼,略忖度说:“好了,”立即音响不高不急地向控制发令,“全城搜捕,逐街逐巷凡血色遮帘马车连人带车一律拿下。有多少拿多少,逐辆鉴别,确保安若泰山,有漏掉者斩。”控制报命:“是!”许褚仓促下去安放。曹操接着说道:“对夹道欢送颜面,要强化防备,当然仍旧老例子,内紧外松。我们军士也可换装匹夫安置个中。” 曹丕与众将领说:“这请安心,只消有一人有出轨行动,哪怕是高抬一下手,都市登时拿住。”曹操哼了一声,摇摇头:“内紧外松,记住。安定情形是肯定要的。”有人说:“丞相可能也戴盔穿甲。”曹操一笑:“那再有安定情形?若何亲民?戴盔穿甲是你们的事,我仍旧软化装。”曹丕跪倒在地:“父亲不肯外披戎装,可内衬金甲防身,不然,儿将长跪不起。”曹操笑了:“好,曹丕,这一条依你。” 曹操立发迹,在厅中踱了踱,背手而道:“孔子遇难时讲过,天命在他,别人不肯将他如何。这原因你们不分解吗?《易经》说‘天命不佑,行矣哉’,讲的是,倘使天命不保佑你,你醒目什么?但若天命保佑你,又谁能侵害于你?我顺天命,世界必顺我;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乃此之谓也!” 曹操在追随侍弄下穿着好,内衬金甲外衣软服。曹丕又仓促进来禀报奏凯凯旅一齐打定停当。雄师已在城外拔寨排队完毕。徐州匹夫的夹道欢送典礼就在城门外,但等曹操与文武将士并刘备等人携带护卫军从城内起程。 二人走到前面厅堂,众将谋士已陈列控制候着。 “儿再有一事禀告。”曹丕接着说道,“今日与往常分歧,刺客已下过通告,徐州匹夫夹道欢送恐有意外,此地终于为刘备、吕布各路奸雄筹划许久,人口杂沓,户籍不清,再人盯人也难防万一。儿的兴趣,除了日常护卫,还须有二位将领提剑持盾紧贴父亲控制,随时遮挡冷箭,最好是单刀,刀比剑宽,遮箭胜过剑。按端正,不肯有任何人拔刀亮剑挨近父切身旁,此乃出格方法。”曹操道:“真是如临大敌。好,也随你。这控制二将,你算一个。”曹丕说:“另一人请父亲大人亲选,天然该是至亲至信。” 曹操环指一下人人:“在场的哪一个不是至亲至信?……好,就张辽吧。” 张辽一愣。众将领谋士也都愣了。 郭嘉出列道:“主公自是用人不疑。但张将军前日方才投诚主公,于我曹军形式实未熟谙。仍旧另换他人较妥。”许褚出列道:“末将许褚担此任。” 曹操不满了:“汝等是嫌张辽曾跟吕布多年?孰不知孤历来疑人不消,用人不疑!” 张辽猛然敬拜在地:“不才不敢当!末将随吕布多年,弃暗投明投奔丞相未及三日,并无寸功以示老实,实不敢当!恳请丞相另选他人。”曹操说:“我已敕令了。”张辽叩首如捣蒜,高声禀道:“容张辽他日浴血奋战,如诸将相通立下舍命救主之功后再选我吧!”曹操一摆手:“烦琐,就如许定了。” 控制将一副盾牌一把刀送上。 张辽仰头热泪满面。他一抹脸,再拜受命:“末将遵命!” 曹操说:“好,打定凯旅奏凯,起程。” 起程!—— 丞相起驾!—— 召唤由府内一层层传呼出去。 【柯云路最新政事军事史籍小说】 【《曹操与献帝》: 【曹操与献帝】关于曹操不为人知的惊险故事(图) 曹操及众将士出尊府马,就与刘备、关羽、张飞相遇,齐集后并辔而行。礼炮声响,曹操在文官武将蜂拥下并刘备等人骑马出城,阵容强大。城门外道双方已尽是徐州匹夫。曹操在左拥右护中扫视着欢送的人群,颇有些意得志满。 人群中走出上百位老者,人人手捧香炉,香烟袅袅,他们在曹操队伍前一排接一排齐齐跪下,然后高呼:“请——愿!—— 向曹丞相 请——愿!——”曹操扬下巴示意,郭嘉出到队伍前:“请何愿?”众老者齐声道:“请刘玄德刘将军留下一直辖管徐州。”这让曹操控制文武大感无意。 曹操扫了一眼离己方不远的刘备,冷冷一笑,对曹丕说道:“望见了吧,我今日若不退场,这欢送变接待的典礼就都冲刘备一人了。”曹丕说:“何不把刘备留在这里,只配他两三千老弱人马,谅他成不了天色。”曹操说:“你没看出他是个擅长收买人心的主儿?”他说着,骑马走出阵列,逐渐挥了挥手,待静场后,对匹夫说:“诸位长者焚香遮道向我,为什么?由于信赖我。你们既然信赖我,我就对你们讲信赖话。你们想让刘使君留在徐州,但刘使君这回功大,待回许都见了皇上赏功册封再回徐州不迟——徐州这里我已派车骑将军车胄暂行管辖,安若泰山。”车胄全副戎装骑在立刻,走出队伍向众匹夫行拱手之礼。 敬拜的白叟中慢慢站起一个须发全白的耄耊老者,慢慢说道:“自古用兵兵不厌诈。丞相用兵如神,会否就此作一诈言?”他的音响不高,却响彻全场。 此事颇犯常例。颜面暂时有些垂危。刹时沉默。曹操控制的武将中有人跃跃欲拔剑,曹操却仰身笑了,唾手从曹丕身上斜挂的箭壶中抽出一支箭来。全场屏息,不知他要做什么。曹操高声说道:“我适才已讲要为刘使君在皇上眼前邀功请赏,还要力荐其再领徐州牧。吾此去许都,若不对此誓而有诈言,当这样箭。”说着将箭一折为二。匹夫欢声雷动,再次拜谢。又向着刘备、关羽、张遨游拜。 曹丕、张辽等文武怕曹操凸出队阵遭害,早又蜂拥上来。 曹丕小声说:“父亲,若食言成诈,岂不丢了民意?” 曹操道:“吾何会诈言?上朝必为刘备表功请爵,那小天子一见不是曹家人,仍旧姓刘的——传说仍旧皇上同宗,恨不肯留他执政廷掣肘我曹操,哪还能放他出许都?我顺君命何诈之有?再说孔役夫有言,违心赌咒,神不听也!” 欢送的匹夫人群中,有一辆藕白色遮帘的马车在慢慢搬动。 车厢里恰是白芍与赤芍。赤芍拿着弓箭,从车帘漏洞隔着人头远远看着曹操、曹丕等人。白芍也从另一漏洞远远窥看着。赤芍不绝在寻找角度,暂时难以下手。曹操方圆左遮右护无间改观,格外是曹丕、张辽在曹操控制遮来挡去。 曹操提防到人群后面那辆慢慢搬动的藕白色遮帘车了,问:“何如再有挂遮帘的车?”曹丕道:“红帘车都抓了,鉴别不外来,还收禁着呢。”曹操说:“安知这白帘内不会有冷箭射来呢?让他们一律下了遮帘。”荀攸在一旁凑上禀告:“挂遮帘的唯有几辆,都是查过才放进的,皆为徐州的行家闺秀,通常深居简出,今日特来视察主公风仪——这安定情形不是还要的吗?”曹操听了呵呵一笑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   下一篇:从前,有一幕僚家有一个天姿国色的闺女,其上峰多次向其示意娶她为妾    

Powered by 翠安漫任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6-2021